欢迎光临本店   会员请[登录]  新用户请[免费注册]

关注老宓讲酒

查看购物车 现金兑换券 选购攻略 所有分类 用户申诉

团购热线

热门搜索: 葡萄酒入门 葡萄酒知识 葡萄酒产区
所有文章 > 酒圈报道 > 中英两国迅速接近的内情
中英两国迅速接近的内情

        2015年秋天,中国领导人在伦敦获得史无前例的盛情接待,英国皇室三代人争相会面,可谓给足了面子,是什么让英国人如此兴奋呢?

根源在于人民币国际化,第一次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一把手随首脑出访,意味着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地点必定在伦敦。伦敦将获得人民币主要做市商的资格,除了赚取人民币买卖的差价,还被央行赋予了坐庄操盘人民币的使命!非此英国人不会给出高铁、核电站承建这样高的对价。
日元国际化是失败的,日元国际化的教训一直警示着中国央行。二流货币国际化往往是无效的,流出的本币很快变成美元等硬通货,本币仍然流回本国,国际化很可能没任何意义。人民币国际化选择伦敦做为一个做市商。一个没落的金融帝国,一个新兴的中央帝国,因为货币再次走到了一起。央行赋予伦敦的期望,是操盘人民币,使之具备国际货币的属性,并且以英镑或者其他形式货币滞留在海外,同时央行承诺人民币币值稳定。中国央行“授权”伦敦坐庄人民币的身份,从全球金融中心看,相比法兰克福、新加坡、香港和东京,当然只有伦敦最合适,法兰克福本身是欧元中心,自顾不暇。同时拉拢英联邦旧主,分化TPP阵营中新西兰、澳大利亚等英联邦国家。
习总访美,也是为人民币加入SDR打前站,为了人民币国际化获得奥巴马的背书。甚至不惜与日本暂时修好,放开民众赴日旅游,来换取日本的支持。
人民币国际化对中国未必是一件100%有利的事,人民币国际化之后,为了保证币值稳定,等于放弃了人民币主动大幅贬值,带动国内生产力要素价格降低的可能性,基于人民币的内外紧迫形势已经逼迫得不得不马上启动国际化。根子在于中国大陆超发的货币,如同头顶上的一盆水,随时倾覆。2014年中国货币供应量达122.84万亿元,与2013年末的110.7万亿元相比,又净增11%。货币超发的原因在于2008年启动的4万亿,拉动投资规模30万亿,货币发行量同步上升数十万亿,相当于多印钞数十万亿,为今天100万亿以上的货币发行量打埋下祸根。122万亿的货币发行量,是GDP规模的200%,为全球之冠。
超发的货币需要有去处,否则稍一泛滥进入商品流通市场,便会拉动物价飞涨。货币的一大去处是楼市,2008年至今,一线城市房价上涨3-4倍,消纳了很多超发货币。货币的另一个去处是股市,股市的吸纳能力有限,应该在10万亿左右,而且中国股市是猴市,靠不住。人民币利率被管制,债市发育先天不良,吸纳能力亦有限。那么房价涨无可涨,楼市萧条,股市敝零,使得领导层不得已启动了人民币国际化,希望将多发的人民币引导至海外,舒缓国内货币发行的困局。
100万亿的货币发行量,相同规模的负债,每年的利息就接近10万亿,恰好等于每年货币发行净增的的数字。依靠每年超发货币去还利息,这样掩耳盗铃肯定是不能长久的。
一切政治问题都是经济问题,2015中国领导人纵横捭阖,不得已而为之,全是为了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未必会触动美国人的禁脔,美国人的反对有可能仅仅虚张声势,他们认为人民币还不到威胁美元的时候。不论最终人民币国际化结局如何,反正是迟早的事,既然决定了,就全力以赴,祝福中国吧!
日元教训:
日本当年想把日本做成国际货币,弄了半天,后来经济一完蛋,马上就走回头路,日元曾经最高占到各国央行储备的6%,现在应该是1%左右了,而且还在下降,所以日本的经历是痛苦的教训;德国很早就想清楚这点,我的经济要发展,绝对不会让我的西德马克盲目地成为国际货币从而影响我的经济发展。所以德国是往后缩,拼命地说我的马克是小货币,不是国际货币,所以后来德国经济不断增长很稳健,经过多次调整,总算成功的。
日元国际化的模式是失败的,它也同样不适用于人民币的国际化。事实上,翻开历史,我们还从来发现哪个储备货币国是以“贸易结算+离岸市场”的模式取得成功的。历史告诉我们,在英镑和美元成为国际关键货币的过程中、特别是国内金融市场尚未充分发展的初始阶段,都采用的是“资本输出+国际卡特尔/跨国企业输出”模式。“资本输出”,在金融形态上输出的是以本币或者比本币更可靠的黄金定值的信用,在物质形态上输出的是资本货物和技术。例如,在一战前英国对其殖民地附属国的资本输出,一战和二战期间美国对交战国的资本输出以及二战后美国的马歇尔计划。“资本输出”必然带来随后的“回流”,这样的“回流”在物质形态上是原材料、中间品和低端最终品,在金融形态上是以本币或黄金定值的债务本息。在“资本输出”和随后的“回流”中,本国的企业集团(国际卡特尔)或者跨国企业则是组织资源配置、生产、销售和定价的核心。
如此看,一带一路中,很多参与国都是非市场经济非普世价值国家,对这些国家的资本输出一旦不能形成好的现金流,必将出现资金死循环,不像当年马歇尔计划是将巨资投向了西德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市场经济体系健全。
历史同样告诉我们,离岸市场的发展不是本国货币成为国际关键货币的因,而仅仅是果。在本国货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尤其是初始阶段,它显然不可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在这方面,我们已经看到,日元离岸市场的发展无疑是一大败笔。以美元离岸市场为例,其发端于上世纪50年代,大发展于70年代,而美元早已经在1945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中取代了英镑。
试想如果一个国家的贸易收支一直是顺差,那其贸易的大部分即使以该国货币来计价,其货币也出不了国门;如果一国的资本收支一直保持顺差,那外国人也很难得到以该国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日元不可能国际化,因为日本的贸易收支和资本收支除了个别年份之外都是顺差,所以日本只能坐收外汇收入,日元出不了国门,相反坐收外汇的结果造成日元对世界主要货币的升值压力。
日元国际化的历史进程可用 “贸易结算+离岸中心”模式来概括,而这一模式却并不成功。时至今日,日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地位依然较低,而离岸金融市场“倒逼”资本项目过早开放并带来资产泡沫。人民币国际化应吸取日元的这些教训。

                  宓卓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0 条评论

用 户 名: 酒圈网友
电子邮箱:
评论等级:
评论内容:

购买前请确认达到法定饮酒年龄!酒圈网不销售任何含酒精产品给18岁以下人士!

媒体报道 | 会员中心 | 战略合作 | 联系我们 | 公司简介 | 诚聘英才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08003274号-1

公安备案号:110107000065